快捷搜索:

以孤独为话题

窗外轻风小雨,传来一阵阵太息声。哦!原本是等待丈夫凯旋的女子。金碧辉煌却空空荡荡的宫殿,恬静的只听得见翻页声。哦!原本是孤独的帝王独自批改奏折。门外,传来一声声心裁声,透过窗看,一位两鬓发生的白叟正在织着布。哦!原本是那老母亲缅怀自己的儿女。

浮华褪尽,人比烟花寥寂。

打起桌子上的电话,一声声“嘟—”蓝本扬起的嘴角又撇了下来,我已习气了:说不准会不会通的电话里说着的“对不起,爸妈太忙了”,亦或者是生硬的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……”我听到的对不起太多了。

桌上曾冒着热气的菜已经何时变得冰凉,汤上起了一层厚厚的油脂。我恬静地吃着不知热了几遍的菜,脸色木然。吃完饭,什么都不想干,一头倒在床上,裹着被子,大概是裹得太紧,竟然热出了眼泪?!后来,眼前的被子都浸湿透了。

哭泣已然让我清醒不少,我从床上做起,来到院子里坐下,月色感人,有银白皎洁的月光映衬下的花儿加倍明艳。朝里看去,那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小花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,还未完全伸开,可以说是花苞。在芸芸众生中,其实显得弱小极了,把玩动手中的笔,看着它出了神,似是想到了什么—“啪!”笔掉落在了地上,捡起笔,昂首望去,叹了一口气说:“你是否也在堕泪?”

垂垂地,天空洒下几滴雨水。下雨了,不得不起家回到客厅。坐在沙发上看着看着电视,就困了……直到片尾曲响起,才醒过神来。雨不知什么时刻停了,院子里的空气漫溢开花喷鼻和泥土的味道,投向那方的眼光,瞳孔收缩:那儿何时有朵紫色的小花?……是那朵?它开了?!

花儿开了,它是豁亮的紫色,是穷尽言辞都无法去形容的紫色。它还在微微地开放吧,它在用生命去开放,玉轮没看到它,它只有孤芳自赏。未曾放弃,许是在它的眼里,孤独远比不上天下、生活的美好。小小的花儿震憾了我,心中的那份孤独早已烟消云散。

新的花儿何时已经开放。孤独,也不过是生长的副歌,它将不能在心中停顿。

宁静的夜晚,窗外又飘起了雨,那旧的凋谢的花儿被雨水打落在泥土里…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